你们不来我这儿抱团,我自己想办法!浙商银行着急了

原标题:你们不来我这儿抱团,我自己想办法!浙商银行着急了 来源:中国财富网

这一回,浙商银行的股东们,又要为提振股价操碎了心。

公司市净率只有0.74

1月29日,浙商银行发布公告,自2021年1月4日起至2021年1月29日,公司A股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的收盘价跌破最近一期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4.99元,达到触发稳定股价措施启动条件。

公告称,公司将在触发日(1月29日)后10个交易日内,即2月19日前召开董事会,制定并公告稳定股价的方案。

而上一次浙商银行触发稳定股价措施启动条件,还是在2019年年底。彼时,公司主要采取高管增持的办法来稳定股价。

该行2020年1月21日公告显示,13名领取薪酬的董监高人员当月以4.64元至4.77元/股的价格,累计增持70.8万股,总金额331.86万元,占其总股本的0.0033%。

股价方面,截至1月29日收盘,浙商银行股价报3.94元/股,市净率只有0.74,低于银行行业平均值0.87。公司总市值为801亿元。

浙商银行踩雷不断

值得注意的是,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,浙商银行踩中了多个著名业主的“雷”。

2021年1月15日,恒泰艾普公告称,浙商银行曾向恒泰艾普发放了三笔金额合计为1.90亿元的借款,截至目前,未清偿借款本金余额为1.65亿元。然而,恒泰艾普表示,“因公司账面无足够货币资金,无法履行到期还款义务。”

2020年6月,浙商银行发布公告向北大方正“讨债”,要求北大资产和其控股子公司北大资源两家公司偿还本息逾20亿元。

2020年5月,在康美药业“300亿失踪事件“中,浙商银行给康美药业授信高达百亿元。

2019年12月,浙商银行还踩雷豫金刚石,金额高达8.9亿元。

受此影响,浙商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也呈现出逐年上升的趋势。

数据显示,2017-2019年,浙商银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.15%、1.20%、1.37%。2020年前三季度,该行不良贷款余额为167.74亿元,比上年末增加 26.27亿元;不良贷款率上升至1.44%,,为目前最高比2019年末提高0.07个百分点。

营收净利润双放缓

连续踩雷多家上市公司之余,浙商银行的业绩表现也逐渐变得“平庸”。

2017年至2019年,浙商银行的业绩一路“高歌猛进”。历年财报显示,2017-2019年,该行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342.22亿元、389.43亿元、463.64亿元,增速分别为2.15%、13.80%、19.06%;实现净利润分别为109.50亿元、114.90亿元、129.25亿元,增速分别为7.85%、4.93%、12.48%。

然而,到了2020年,浙商银行的前进步伐变得“沉重”。截止2020年9月末,该行实现营业收入为352.39亿元,同比增长2.43%;实现归母净利润为101.44亿,同比下降9.74%。

与此同时,浙商银行的拨备覆盖率水平呈现出逐年下降的趋势。拨备覆盖率是实际上银行贷款可能发生的呆、坏账准备金的使用比率,是衡量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金计提是否充足的一个重要指标。

历年财报显示,2017-2019年,浙商银行拨备覆盖率分别为296.94%、270.37%、220.8%。截止2020年9月末,浙商银行拨备覆盖率196.22%,比上年末下降24.58个百分点。

此外,浙商银行资本充足率也有所下滑,2020年9月末为12.97%,较2019年末14.24%相比减少了1.27%。一级资本充足率下滑了1.05%,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下滑了0.91%。

作者:金丹依

责任编辑:戴明 SF006

发表评论